当前位置: 首页 >企业文化 >企业文化 >

我与文字

来源:《中国冶金地质》2020第6期   发布时间:2020年07月07日  浏览次数: 482

打印

静静的夜,独自一人,坐在星空下,遥看天上点点繁星,一颗流星在夜空划过一道神奇的弧线,像织女抛出的锦线,转瞬即逝。有时候,很享受这样宁静的夜晚,白天的喧嚣烦恼此时可以抛之不管,也不用去寻思明天的事。微凉的风拂过面庞,缕缕发丝在街灯的余晖下飘逸,吹散了忧愁和烦恼,带来一份闲暇、宁静。此时此刻,独自一人品味着这份难得的“孤独”,很享受也很珍惜。人生就是这样,总是会有一些特别的时光,因为蕴含着特殊而又难忘的记忆,让我们倍感眷恋。

我的工作大多数时候是和文字打交道,但这种文字与文学没有半点关系。其实我的热爱只在于文学的文字,对于什么是文学,我的概念是模糊的,只是不知道哪一天那些文字在心灵埋下的种子,萌发了细小的绿芽,自己开始在那些有些优美的、有些忧伤的,有些暧昧的文字中游荡。虽然文字的来处,只是某个特定时间的唏嘘感慨,然而每个人的文字里,都藏着一个温柔的自己,执笔为心的人,比常人多了一份特殊的细腻和感怀。感恩在这个世界上,文字给了我一处栖身的角落,在一程程山水的辗转,让我的灵魂不再背井离乡,不再被弃之荒野深处。

我不知道下一个光阴的故事将会有一个怎样的开端,但我会在一笔水墨的情致里,细细研磨那分秒里停留的味道。体味那些看似寻常的句子,一旦深入地走近去后“柳暗花明又一村”的神奇。

文字带给我的感觉,是非常微妙的。我敬畏文字,崇拜文字,甚至把文字作为一种信仰,融入骨髓,引领我的生活。我对文字的尊崇绝对不是一种矫情的附庸风雅,而是源自其独特的润泽心灵、启迪思想、陶冶性情、开拓心胸的神奇的艺术功能。当我驾驭文字时的状态,影射的正是我清晰的内心世界,自然流露出来的,正是我的审美观、人生观以及对价值观的取向和定位。
       我最大的愿望,是有一个心灵的小屋可以独居,在那里静静的用文字记载内心的温柔和慈悲,记录那些悲喜交集的瞬间。有些声音别人听不见,只要自己听到就足矣。

在空余的时间,我坚持每天写一篇文章,把对生活与工作的感受与思考用文字点点滴滴记录下来,将岁月的点点滴滴放在文字里品味,发表在我的博客空间上,与网友一起分享。

也因此我在网上认识了许多相同爱好的朋友,自从有了自己的博客写作空间,在这个“一亩三分地”里,播种了自己的文学希望,一行又一行,一篇又一篇的心情文字和生活感悟被网络空间记录了下来。

每一篇都凝结着自己的心血。在网上发表文章以后,有些许人加我,说喜欢我的文字,心里着实有种甜蜜的感觉,那种小小的得意不言而喻。开心自然是有的,可并不骄傲,因为一个喜欢文字的人,永远会知道文字的神圣,更明白文学的博大精深。一定要将自己下沉、下沉、再下沉。 这下沉的过程,就是一个塑造自尊、自信和自爱的人格的过程。

写作的想象总是情不自禁的,不自觉间,感觉纵深,情绪空灵。翅膀展开之间,曼妙与飘舞随之而来,云端之上,俯视世间,一切的悲欢离合如同轻车熟路,人生、现实、梦幻和彩色憧憬,皆回旋辗转于一种爱与美的魔幻之中。思绪放大、再放大,超越格式与定势,时间被演绎,纤细的藤蔓徐徐攀援时,恰如漫天的柳絮,在广阔的原野上自由安家。

我希望我的文字是贴近生活的细微之处的,它不是喧嚣的嘶喊,而是隐忍的沉默;每个细微之处都能引入一个宽宏的境界,让人们相信,任何一个与现实有关的生活细微,都可以挖掘出令人惊惧的美的因子,产生出强大的心灵冲动力。

我愿意,在文字的痛苦沉浸中品味它的美好。永无止境。(作者:秦淑英)